网友“攀登高峰”:总理,咱老百姓最爱听的一句话是“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2011年,政府能加大力度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让老百姓看到实效吗?

:今后五年,我们将把解决收入分配不公作为政府的一项重要任务。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社会的公平正义,关系到社会的稳定。

造成收入分配不公的原因很多,我赞成网友说法,主要是制度的因素。我们已经提出来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也就是说在今后收入分配当中,要实行两个“同步”,就是居民收入增长要同经济增长同步;职工工资增长要同劳动生产率同步。

我们还提出一个指导思想:一次分配要兼顾公平和效率,二次分配要更加注重公平。

政府这些年设立社会保障制度,解决养老、医疗、就业、低保等保障问题,实际上也是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让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改革的成果。

有一句话说:“有一个富人就会有五百个穷人。”这句话比较形象,它反映了收入分配的不公。因此,我们准备从三个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提高低收入者的工资水平,同时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第二,对于收入过高的行业,要采取从总量和水平两个方面,对他们的收入加以限制。第三,我们要保护合法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

在这些方面我们都要有措施,包括税收措施,使我们国家成为一个公平的、正义的社会,使每一个人生活都有保障,这应该是我们奋斗的理想。

网友“背朝黄土”:总理,我是一个农民,听说国家将投资4万亿大兴水利,打心里高兴。可我想到前些年中央扶贫款都有被截留的事又有点担心,4万亿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会不会又被挪用、被腐败蚕食呢?

:老百姓担心的问题是可能发生的。不仅水利款、扶贫款,甚至包括对农民的优惠政策的款,都有被截留挪用的现象。这种现象反映出我们管理的问题,制度的问题。

水利建设需要4万亿,这些项目从立项、到建设施工、到监理、到审计、到考核评价都要有一套完整的制度。说一句形象的话,就是说对工程建设的监督和管理,一刻离不开制度的监督,一刻离不开审计和监理,一刻也离不开人民的监督。

只有这样,我们的工程款才能保证用到它该用到的地方而不至于被截留。对此我们已经重视了,正在建立着一系列的制度,并且要认真加以执行。

网友“山坡羊”:目前医疗保障水平仍然较低,特别是很多企业职工和农民的医保报销比例较低,得了大病,即便有医保仍无力承担余下的医疗费。总理,今年医保的投入会不会加大?

:医疗改革是我们这些年进行的一次重大改革。其中五项工作当中进展最快的就是医保。目前,全国的医保,包括城市职工医疗保险、城市居民医疗保险和农村医疗保险整个参保人数已经超过12亿。城市覆盖面达到89%,农村覆盖面达到91%。

我们已经几次提高医保参保标准。为了提高医保参保标准,今年政府将加大投入,使参保标准城乡都达到200元,就是政府投入达到200元。这样,报销的比例可达到70%。

我曾经和卫生部长商议,我说如果再用两年的时间,我们医保的参保标准达到农村300块钱,那么报销的比例就可以接近80%~90%,基本解决群众看病难的问题,这点我们一定能够做到。

当然,现在农民报销8万块、10万块,能够解决一般大病的问题,但某些特殊的疾病,比如肿瘤、肾透析,我们得另外制定政策,使他们也能够医疗有保障。我们绝不让社会上有一个人有疾病得不到治疗,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网友“传统海苔”:总理,人民币汇率一直是国内外关注的问题,您多次在出访场合对外强调,汇率问题是经济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但面对一些国家的不理解和施压,中国应该坚持怎样的底线和策略?

:我们提出人民币汇率改革“三性”要求,就是主动性、渐进性和可控性。这是基于人民币汇率是一国主权。

人民币汇率升值符合我们经济的要求,也符合人民的利益,但是我们之所以提出人民币汇率升值要保持渐进性,就是因为我们外贸的特点,50%是加工贸易,50%以上是外资企业或合资企业。人民币升值必须考虑企业的承受能力和对职工就业的影响。

有些外国专家不同意我的意见,但我一直告诉他们,我对中国的情况了解得最深、最多。如果人民币一次大幅度升值,会造成许多加工企业破产或者无法经营,就会造成外贸企业订单转向其他国家,而我们许多工人要失业,而这些工人又多以农民工为主。

请他们想一想,如果企业破产、工人失业、农民工回乡,那么我们以扩大内需为主、增加消费从哪里来?人民生活特别是农民生活的改善从哪里来?他们可能不知道,现在农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已经占到近50%了,这是农民近年生活改善的一大来源。

因此,我们一定要不断地推进人民币汇率的改革,但是,我们必须谨慎地、有步骤地、渐进地加以进行。

主持人:总理,您2007年去江西武宁县长水村视察林权制度改革,您还记得吗?那里村民给您发来帖子,说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上了卫生间,新买了60多辆小汽车,全村百姓感谢您、想念您。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我们继家庭承包经营制度以后的又一项重大改革。大家知道,我们耕地仅有18亿亩,但是我们的林地多达46亿亩,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近50%属于集体林权,如果集体林权实行如同家庭承包经营那样的改革,农民有了经营权和生产的自主权,那么整个林业生产就会发生重大的改变。

这个村我去过,原来在去之前我所担心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譬如说农民会不会因为林权制度的改革,大批地砍伐树木而造成森林的损毁?不会。农民不仅没有这样做,而且把许多古树都贴上了铁片记号挂在树上加以保护。

森林繁育的地方都是山区,我们推进这项改革,给老百姓又一条发展生产的路子,他们的生活一定会得到改变。